-石原水良-

好想恋爱啊

《和一目连谈恋爱!》-(2)

*现代pa
*BG,第二人称,原创女主
*私设多,注意避雷
*少女情结有,我真的好想和连连谈恋爱啊!/灵魂恸哭


闹钟很不和人意地在七点准时响起。
你坐起身,揉了揉眼睛,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不知疲倦叫唤的电子钟,金色的晨阳透过米色的窗帘洒在地板上。
“果然是梦啊……”你舒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啪嗒——门开了。
一目连冲坐在床上的你微笑,“换好衣服起来吃早饭吧。”
你呆呆地看着门口的一目连,眼前这个粉毛男人强有力地证明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画稿丢失,怀疑家里进歹徒,举起椅子企图砸晕自己男神……
你换好衣服出了卧室,一目连围着围裙背对着你在厨房捣鼓什么。
“小昭,鸡蛋吐司已经在餐桌上了。”
你看向餐桌:淡粉色的桌布,干净洁白的瓷碟子,上面放着撒了盐的鸡蛋吐司。但问题是你从来没有买过桌布,家里也没有鸡蛋和吐司,瓷碟子也不像自己平时用的。
“连……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一目连转过身,看你正满头问号地指着瓷碟子。
“那些啊——都是我早上去买的呀。”他又转过身去,“我今天早上起来,想帮你做早饭来着,但是冰箱里只有方便面和速食面包。我就帮你去买了吐司和鸡蛋——想起来你喜欢喝甜牛奶,还顺便买了箱牛奶,桌布是买牛奶送的,瓷碟子是从橱柜里找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甜牛奶的……?还有鸡蛋吐司,除了我妈应该没人知道吧……”
一目连抬起头想了一会儿说:“因为小昭在微博上有说啊。”
所以我发的微博他都看到了?你在心里念了一句,那岂不是黄图他都看到了……还有自己对他的非分之想什么的……
还没想完他把一杯甜牛奶端到你面前。
“不够吃的话我还有买果酱,剩下的吐司可以就果酱吃。”他坐在你的对面,一只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你。
习惯独处的你突然有人照顾,一时间适应不过来——对方还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男神。
“不喜欢吃吗?”他看你半天没动筷子。
“不,我很喜欢…”你回答,“但是突然有人照顾,反而不习惯了——而且,虽然你是我画出来的,但是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好的吧……”理想型就坐在自己对面,你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目连噗哧地笑出声:“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有这样的人陪你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但……
“想什么呢。”他伸出手敲了一下你的脑门,“吃完早饭我送你去上班,不要想那么多啦。”
时间也不允许你多想什么了,你只好低头吃早饭——味道很好,相当合你的口味。但你觉得好像已经有近一年多没好好吃过一顿早饭了:每天早上匆忙地起床,花五分钟泡面,再花五分钟吃完,花十分钟赶到地铁站挤地铁,午饭也是在公司食堂吃的,至于晚饭,不饿就不吃,你还从没有享受过一起床就有爱吃的东西的待遇——至少在来上海后没有。
吃完,你拎起公文包准备走。
“小昭。”他突然叫住你。
你回头,“嗯?怎么了嘛?”
“头发乱了。”他伸出手,把你的碎发拨到耳朵后面,魔术似的拿出一只发夹把你的头发夹整齐,才安心地收回手。
你的脸唰的一红——从小到大只有你妈妈碰过你的头发,别说是异性,就连女同学关系也很少触碰,更何况是帮忙整理碎发。
“咳咳…”你尴尬地应了一声,打算转移话题,“我上班去了啊——你自己待在家里,电视的遥控器在茶几上,无聊的话书架上有几本漫画。总之,乖乖呆在家啊。”
一目连摇摇头。“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我还蛮想看看你工作的地方长什么样子。”

尽管你百般拒绝,最后还是答应他跟你一起挤地铁了。
地铁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别说可不可以坐下,连落脚的地方都很难找。
“你平时都和这么多人一起上下班的吗?”他问。
“不是………这其实……嗯……这是公共的啦,有票都可以乘坐的,因为可以直达公司门口,所以。但是下班乘这路地铁的人太多了,所以下班我就坐公交了…”
一路上一目连都挺安静,站在你身后一言不发。
地铁到站,你像是被谁推了一下,手脱离扶把,加上地铁制动,你径直向后倒。
你以为会重复第一次坐地铁时的悲剧——直接倒在后面的大叔或者大婶身上,然后滑到地上,霎时间整车的人目光齐刷刷看向你,窘迫极了。
你闭上眼睛,准备好给后脑勺来一次洗礼了。
“想睡觉吗?怎么把眼睛闭起来了?”你没感觉后脑勺落地——一目连,他一只手把你搂住,略带惊讶的眼睛看着你,“好像到站了哦。”
你慌忙站定,觉得还不如直接摔在地上好,即使被连连扶住还是有很多目光向这边投来。

“祁,今天心不在焉的啊?”女同事拿笔敲了敲你的头,“昨晚没睡好吗,我看你头都要垂下去了。”
能睡好就怪了。你小声嘀咕了一句。
“对了,在和财政部部长谈话的那个是谁啊?”
“还能有谁啊……整栋公司看来看去不也就那么几个人吗……”
“哎不是,就那个脖子上有点淡红色纹身的,我看今早你和他一起进的公司。”
你脑子里的睡意瞬间消失,猛一抬头。透过隔音玻璃看见一目连正兴致勃勃地和公司财政部部长说着什么。
“明明叫他回家了啊……?”你喃喃自语道。
女同事突然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你:“回家?是你男朋友?”
“不是!不是!”你拼命摇头摆手,“是……亲戚,远房的一个表哥!”
女同事八卦的眼神瞬间失去了兴致。“不过你表哥长得真的挺好看,电视剧男主角的感觉,而且你表哥以前不在公司工作吧——怎么直接就和财政部部长聊上了。”
我也想知道啊……你默念着。

你带着满脑子疑惑勉强撑到午饭,一目连和部长的交谈才结束,透过玻璃窗你只能看见部长好像说了一句:没问题。
一目连出来后,神秘兮兮地把你带到公司食堂,满面笑容,快乐像个捡到了一百块的孩子。
“小昭,我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这家伙怎么这么幼稚的。你想。
“坏消息吧。”
一目连故意板起脸,但是眼睛里的笑意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你被财政部解雇了。”
“哈???”你感到一头雾水,自己什么都没做,他在里面和部长谈了两个小时之久,是在求部长解雇自己?
你大脑一片空白。
“好消息是——”他故意拖长了声音,“你被公关部录用了!”
“啊?”你弧了一会儿,没反应过来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进公司大楼之后,我说是你的家属,想参观一下公司,突然间和你们部长聊起来了,厉害吧——你们部长和我说你平时是工作最努力的一个了,好像只知道工作不知道休息,我告诉她你大学是英语系毕业,而且兼修日语,她说可以把你调到公关部。关键是,公关部的工资比现在至少多三分之一呢!”
“三分之一?”你什么也没听,似乎只听到有关工资的种种。
“嗯嗯!”他冲你点点头。
当初自己的简历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英语系毕业”,面试官瞎了一样直接忽略,把你分到了财政部,现在一目连只几句话就让你升了职——简直不可思议。你想。
“那个,连连,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什么?嗯……难道男朋友不都应该这样的吗?”
“啊?”
“啊??!”
你突然弧了几拍。
“小昭总是在微博里这么写呢,什么「好希望连连是自己的男朋友啊」「如果有个男友像连连一样该多好」之类的,我都记得很清楚——但是我也不清楚我哪里好了,那就按你可能喜欢的来吧。”
他居然真的都看见了!!
可这不是重点啊!!你表面上默不作声内心已经启用了c3炸弹巴不得把刚刚听到的全部炸掉!这,真是太少女漫情节了啊……
“不出声就是喜欢了哦。”
你看着他,他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阳光,温暖。
你突然舒了口气。
一切都和自己所喜欢的一样,从头到脚,手忙脚乱的都只有自己而已呀。

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嗯大家好我是《和一目连谈恋爱!》的作者水良qwq
感谢喜欢我的小伙伴(扑通跪
《和一目连谈恋爱!》是个超级没水准的作品/创作的初衷是因为自己也超级想和连连谈恋爱啊啊啊啊啊(号哭
不是剧情向的文,往后应该都是日常|・ω・`)我就是想和一目连过那种牵牵小手亲亲抱抱说说情话的生活!(闭嘴吧你
也希望大家能喜欢qwq祝大家都能找到和连连一样好的男朋友!!!!
谢谢大家!!!!!!ଘ(੭ˊᵕˋ)੭* ੈ✩‧₊˚

《和一目连谈恋爱!》-(1)

*现代pa
*BG,第二人称,原创女主
*私设多,注意避雷


一、
“小昭,下班了哦。”女同事拍了拍你的肩膀,示意你下班时间到了。
终于下班了。你靠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
你叫祁昭,这是你来到上海的第二个年头。两年前,你熬过大学,熬过爸妈的唠叨,熬过七个小时的车程。你怀揣着一颗想干大事的心,托着一箱子的衣物和日用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对自己暗自发誓,来到大城市绝不能亏待自己。但事与愿违,虽然工作已经安定,并且已经租了房子,可仍然处于“亏待自己”的状态,梦想的“当富婆看帅哥”也迟迟没有实现。
不富,没帅哥,这就是目前的你。
乘一个小时公交才到公寓。上楼前,你看了一眼公寓楼下的广告栏,自己的合租广告还是老老实实贴在上面。
多个室友能分摊掉一半房租,而且可以多个伴。
也许可以顺便找到对象。你小小地幻想了一下,但是这种好事,基本都出现在小说和电视剧中。
“不太可能的啦…”你耸了耸肩,瞥了一眼合租广告,上楼了。
你除了上班以外的时间,基本都浪费在手机和电脑里,打游戏和画同人,是你唯一的爱好——公司里的女同事拉帮结派地喝咖啡、喝酒、逛街,但你不喜欢喝酒,也没闲时间和经济去逛街,咖啡厅的东西又贵,只有发工资了才会去喝一点。
你在阴阳师同人圈里也算有了点小名气,至少提起一目连同人时,大家罗列的画手中总有“日召太太”这个名字,每每看见微博评论里有“赞美日召太太!” “太太画得真好看!” “太太加油!”之类的回复,总会感到自己努力没有白费,在日复一日无聊的工作里这是唯一有趣的事。
自己用几个小时打游戏的时间在画画上,就会有几十个人因为看到了自己的画而高兴,自己也会感到很温暖,你是这么想的。
你靠在椅背上,看着电脑屏幕上随手画的草稿——是温柔的风神大人,穿着你最理想的日常服,对着镜头微笑。
“如果有个男朋友跟连连一样该多好……”你伸了个懒腰,仰望着天花板,“温柔又照顾人,会说「没什么好担心的」之类的话,会帮自己分担压力什么的……真好啊。”
画完,发了微博,已经是十点了,你洗了澡,昏昏地躺上床。
“叮咚——”
“叮咚——”
微博的提示音传来,你拿起床头的手机,准备看一眼评论再睡觉。
意外的是,评论里没有看到“打call” “赞美”之类的字眼,更多的是满屏的问号。
你慌忙上微博看了一下,发现自己上传的是一张空白图片。
你也感到一头雾水,自己明明画完了发上来的。
你打开电脑,准备重新上传一次图片,但是预览图片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傻了。
原本的图片上画着一目连站在街道上,但是现在只有街道,一目连画中蒸发一般消失不见——不光光是JPG格式的图片,原本的sai文件中,绘出一目连的几个图层也全部变成了空白。
“我…是不是记忆错乱了……”你怔怔地看着电脑,“我明明,保存好了的啊……”
你发了条微博说电脑出bug不能上传图片就上床躺着了——太奇怪了,如果整个文件都不见,那还可以用“忘记保存”和“电脑出问题”来解释,但是现在有几个图层突然空白,反而让你觉得很奇怪,明明背景层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是画人物的几层变白了。
关了灯,你也不想多想这些问题了,就当是电脑漏洞好了。
租的房子不是特别好,旁边有大妈跳广场舞,再加上上海是出了名的“不夜城”,你的房间了关了灯也有些亮光射进,所以你即使很早上床也很迟才能入睡。

躺在床上,你突然听见客厅传来一些窸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走动——而且,客厅的灯被打开了。
你害怕地把身子缩到被子里,想着房子里肯定进贼了,或者是什么歹徒。你越想越怕。
“我家里好像进了歹徒,如果一会儿没消息请帮我报警,我家在上海xx路xx公寓xx号。”你打下一串文字发到了微博上。把手机塞在睡衣的口袋里。
动静越来越大了,你确认客厅有个人,是贼还是歹徒就不知道了。你慌忙把床头的闹钟、公文包、还有能拿到所有硬物全部塞进被窝。
不管怎么样,进来就敲晕!
你悄悄端起椅子附到门边,等着歹徒进房间。
这歹徒还真大胆啊,这么早,还敢在别人家里开灯。你想着,但愿进来的是个瘦弱一点的人吧……一米九八块腹肌的大汉可真的敲不晕啊……
你祈祷着,希望一会儿能成功。
歹徒似乎丝毫不介意别人发现他。脚步声越来越大。
你咽了一口口水,细细的汗从你头上冒出。
门把突然传来了声音,你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歹徒打算开门。
管他了!上吧!
门开了!
你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举起椅子朝面前这个男人砸过去!
“诶?”你睁开眼睛,发现男人很精准地接下了椅子。
完蛋了,大概要非命于此了。你再次闭上眼睛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求你了……别杀我……”你颤抖着说话,听起来像是要哭出来,“我很穷的,没钱……”
“我为什么要杀你?”男人开口了。
“哈…?”你抬起头,睁开眼睛。
面前的男人真眼熟……到底是谁啊……一时半会儿一点都想不起来。
“你叫……日召是吗?我看好多人叫你日召太太,还是你的丈夫叫日召?”
为什么这人会知道我的圈名?你楞楞地看着他。
想起来了!你突然站起来,“你是……连连?”
淡粉色的发丝,因受伤而遮起来的右眼,脖子上红色的……印记,每一处无不象征着他就是活跃于自己笔下的风神。
“似乎很多人这么叫我,但我的名字是一目连。”
什么啊?你几乎要抓狂了,“你不就是一个歹徒吗为什么还要假装成coser啊!”你冲到他面前直扯他的头发,“做歹徒也要有点职业操守啊赶紧摘了假发吧!”
一目连轻松就把你推开了,而你在拉扯中也真实感受到,他头上的不是假发。
“我真的是一目连啊……不是歹徒,也不是coser……”他朝你无奈地笑了笑,“货真价实,要捏捏看吗?”他凑到你面前指指自己的脸。
你还是无法接受次元壁破了的事实。
“你不是经常画我吗——看,我的衣服都是你画的啊,你怎么会认不出我呢?”
你上下认真打量了他好几下,他身上这件衬衫,和刚刚自己画中丢失的一样。
“所以,你的名字是日召吗?”
“不是不是,我叫祁昭。日召是……外号,对,外号。”
“我看见好多人都用外号称呼你呢。”
“这不是重点啊根本!”
你开了房间的灯,看着几小时前自己还心心念念的二次元男神活体站在你面前。
“那个,你……是人吗?”你小声问。
“应该不算,毕竟是从你的画里跑出来的。”
你总算弄清楚为什么画上的人物无故消失了。
但现在该弄清的并不是这个吧??

“我叫你小昭可以吧?”他问。
你点点头,除此之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嗯……因为你是创造我的人,我是应该保护你的吧。”
“啊?”你听得云里雾里。
不管怎么说,突如其来的次元壁破裂,任谁都很难在短时间接受吧。
你掏出手机,又发了条微博:不好意思不是歹徒误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可以放心啦。
而现在最难放心的,其实就是自己啊。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你只能让一目连先睡觉,其他的破事等醒来再处理了。
但愿这都是一场梦,拜托了。
你心里默念着,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