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目连谈恋爱!》-(1)

*现代pa
*BG,第二人称,原创女主
*私设多,注意避雷


一、
“小昭,下班了哦。”女同事拍了拍你的肩膀,示意你下班时间到了。
终于下班了。你靠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
你叫祁昭,这是你来到上海的第二个年头。两年前,你熬过大学,熬过爸妈的唠叨,熬过七个小时的车程。你怀揣着一颗想干大事的心,托着一箱子的衣物和日用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对自己暗自发誓,来到大城市绝不能亏待自己。但事与愿违,虽然工作已经安定,并且已经租了房子,可仍然处于“亏待自己”的状态,梦想的“当富婆看帅哥”也迟迟没有实现。
不富,没帅哥,这就是目前的你。
乘一个小时公交才到公寓。上楼前,你看了一眼公寓楼下的广告栏,自己的合租广告还是老老实实贴在上面。
多个室友能分摊掉一半房租,而且可以多个伴。
也许可以顺便找到对象。你小小地幻想了一下,但是这种好事,基本都出现在小说和电视剧中。
“不太可能的啦…”你耸了耸肩,瞥了一眼合租广告,上楼了。
你除了上班以外的时间,基本都浪费在手机和电脑里,打游戏和画同人,是你唯一的爱好——公司里的女同事拉帮结派地喝咖啡、喝酒、逛街,但你不喜欢喝酒,也没闲时间和经济去逛街,咖啡厅的东西又贵,只有发工资了才会去喝一点。
你在阴阳师同人圈里也算有了点小名气,至少提起一目连同人时,大家罗列的画手中总有“日召太太”这个名字,每每看见微博评论里有“赞美日召太太!” “太太画得真好看!” “太太加油!”之类的回复,总会感到自己努力没有白费,在日复一日无聊的工作里这是唯一有趣的事。
自己用几个小时打游戏的时间在画画上,就会有几十个人因为看到了自己的画而高兴,自己也会感到很温暖,你是这么想的。
你靠在椅背上,看着电脑屏幕上随手画的草稿——是温柔的风神大人,穿着你最理想的日常服,对着镜头微笑。
“如果有个男朋友跟连连一样该多好……”你伸了个懒腰,仰望着天花板,“温柔又照顾人,会说「没什么好担心的」之类的话,会帮自己分担压力什么的……真好啊。”
画完,发了微博,已经是十点了,你洗了澡,昏昏地躺上床。
“叮咚——”
“叮咚——”
微博的提示音传来,你拿起床头的手机,准备看一眼评论再睡觉。
意外的是,评论里没有看到“打call” “赞美”之类的字眼,更多的是满屏的问号。
你慌忙上微博看了一下,发现自己上传的是一张空白图片。
你也感到一头雾水,自己明明画完了发上来的。
你打开电脑,准备重新上传一次图片,但是预览图片的时候,你整个人都傻了。
原本的图片上画着一目连站在街道上,但是现在只有街道,一目连画中蒸发一般消失不见——不光光是JPG格式的图片,原本的sai文件中,绘出一目连的几个图层也全部变成了空白。
“我…是不是记忆错乱了……”你怔怔地看着电脑,“我明明,保存好了的啊……”
你发了条微博说电脑出bug不能上传图片就上床躺着了——太奇怪了,如果整个文件都不见,那还可以用“忘记保存”和“电脑出问题”来解释,但是现在有几个图层突然空白,反而让你觉得很奇怪,明明背景层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是画人物的几层变白了。
关了灯,你也不想多想这些问题了,就当是电脑漏洞好了。
租的房子不是特别好,旁边有大妈跳广场舞,再加上上海是出了名的“不夜城”,你的房间了关了灯也有些亮光射进,所以你即使很早上床也很迟才能入睡。

躺在床上,你突然听见客厅传来一些窸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走动——而且,客厅的灯被打开了。
你害怕地把身子缩到被子里,想着房子里肯定进贼了,或者是什么歹徒。你越想越怕。
“我家里好像进了歹徒,如果一会儿没消息请帮我报警,我家在上海xx路xx公寓xx号。”你打下一串文字发到了微博上。把手机塞在睡衣的口袋里。
动静越来越大了,你确认客厅有个人,是贼还是歹徒就不知道了。你慌忙把床头的闹钟、公文包、还有能拿到所有硬物全部塞进被窝。
不管怎么样,进来就敲晕!
你悄悄端起椅子附到门边,等着歹徒进房间。
这歹徒还真大胆啊,这么早,还敢在别人家里开灯。你想着,但愿进来的是个瘦弱一点的人吧……一米九八块腹肌的大汉可真的敲不晕啊……
你祈祷着,希望一会儿能成功。
歹徒似乎丝毫不介意别人发现他。脚步声越来越大。
你咽了一口口水,细细的汗从你头上冒出。
门把突然传来了声音,你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歹徒打算开门。
管他了!上吧!
门开了!
你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举起椅子朝面前这个男人砸过去!
“诶?”你睁开眼睛,发现男人很精准地接下了椅子。
完蛋了,大概要非命于此了。你再次闭上眼睛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求你了……别杀我……”你颤抖着说话,听起来像是要哭出来,“我很穷的,没钱……”
“我为什么要杀你?”男人开口了。
“哈…?”你抬起头,睁开眼睛。
面前的男人真眼熟……到底是谁啊……一时半会儿一点都想不起来。
“你叫……日召是吗?我看好多人叫你日召太太,还是你的丈夫叫日召?”
为什么这人会知道我的圈名?你楞楞地看着他。
想起来了!你突然站起来,“你是……连连?”
淡粉色的发丝,因受伤而遮起来的右眼,脖子上红色的……印记,每一处无不象征着他就是活跃于自己笔下的风神。
“似乎很多人这么叫我,但我的名字是一目连。”
什么啊?你几乎要抓狂了,“你不就是一个歹徒吗为什么还要假装成coser啊!”你冲到他面前直扯他的头发,“做歹徒也要有点职业操守啊赶紧摘了假发吧!”
一目连轻松就把你推开了,而你在拉扯中也真实感受到,他头上的不是假发。
“我真的是一目连啊……不是歹徒,也不是coser……”他朝你无奈地笑了笑,“货真价实,要捏捏看吗?”他凑到你面前指指自己的脸。
你还是无法接受次元壁破了的事实。
“你不是经常画我吗——看,我的衣服都是你画的啊,你怎么会认不出我呢?”
你上下认真打量了他好几下,他身上这件衬衫,和刚刚自己画中丢失的一样。
“所以,你的名字是日召吗?”
“不是不是,我叫祁昭。日召是……外号,对,外号。”
“我看见好多人都用外号称呼你呢。”
“这不是重点啊根本!”
你开了房间的灯,看着几小时前自己还心心念念的二次元男神活体站在你面前。
“那个,你……是人吗?”你小声问。
“应该不算,毕竟是从你的画里跑出来的。”
你总算弄清楚为什么画上的人物无故消失了。
但现在该弄清的并不是这个吧??

“我叫你小昭可以吧?”他问。
你点点头,除此之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嗯……因为你是创造我的人,我是应该保护你的吧。”
“啊?”你听得云里雾里。
不管怎么说,突如其来的次元壁破裂,任谁都很难在短时间接受吧。
你掏出手机,又发了条微博:不好意思不是歹徒误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可以放心啦。
而现在最难放心的,其实就是自己啊。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你只能让一目连先睡觉,其他的破事等醒来再处理了。
但愿这都是一场梦,拜托了。
你心里默念着,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石原水良- | Powered by LOFTER